返回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首页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作者:公主贵姓

分类:情感都市

状态: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12-27

最新章节:第571章 大被同眠(大结局)

开始阅读 查看目录
小说简介
  宁睿顿了顿,深吸一道:“哪哥哥现在就给你普及一个知识,这杜蕾斯,就是避孕套,它属于避孕套的一个品牌,现在明白了吗?”
    “唉哟,你说避孕套不说行了吗,还要说什么杜蕾斯。”白小妮恍然道,“买避孕套还要下去干吗?我包里就有,不过是双蝶的,你习惯用这东西吗……咦?不对……”
    白小妮似是想到了什么,脸刷地一下更红的绯红了:“你晚急用避孕套干什么?你……”
    干倒!宁睿再一次被这个很傻很天真的小萝莉给干倒了。
    白小妮的脸蛋刷地一下绯红若,睁的圆滚滚的望着他,霍地别过去:“你真的好无耻哦。”
    宁睿嘿嘿笑:“你到哥的房间去躺着,等会儿哥回来好好的慰劳慰劳你,我去去就来啊!”
    说完,宁睿伸手突然在她的轻轻了一下,然后兔子般地逃窜了,直把白小妮的直跺脚,扭过子狠狠的瞪着他,直到他顺手带了门,她才心里安了一些,小鹿撞跳,嗷嗷直:“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恶心!贼!狼!……”
    几乎所有低贱的骂句都被白小妮骂了出来。
    宁睿飞快的下了楼,走到一草坪,环顾四周,小区楼下停了好些车辆,也不知道刘芝芝是不是真的在下面。
    这时,突然响起汽车发出引擎的声音,然后两道刺眼的灯光射了过来,宁睿转过,眯起眼睛看了看,然后笑着走了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直接钻了进去。
    一浓浓的玫瑰香味扑鼻而来,宁睿抬一看,只见刘芝芝双颊绯红,双手紧握方向盘,目光淡淡地望着前方。
    “想我啦?”宁睿关好门,涎着脸问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这套极具有惑力度的服。
    刘芝芝没有说话,车子缓缓发动,慢慢的向小区外面驶去。
    刘芝芝知道自已住在这里,宁睿并不感到吃惊,毕竟她是一名察,调查一个人的背景是轻而易举的事。
    过了一会儿,车子再一次驶到一栋楼下,这里便是次两人青寻欢的地点——也就是刘芝芝父生前居住的地方。
    就这样被她带到这里来,宁睿的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呼吸了急促了许多。
    没有跟他说话,刘芝芝直接打开了车门,自顾自的朝楼走去。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宁睿“哇哇”狼嚎两声,下了车便跟着她的后走了过去。
    她的是一件绿长袖服衬衫,下面是一条青的及膝短裙,脚下是一双黑,约莫三四公分的高跳鞋,两截雪白滑腻的小在黑里都散发着人的光辉,发给挽了一个髻,就差有一顶帽,要不然非得把宁睿惑的鼻淌不可。“哐啷!”
    门甫一关,刘芝芝就地一个扑到了宁睿的怀里,张开双臂将他紧紧的抱在一起,巴的朝宁睿的脸亲吻过去。玩突袭?
    宁睿的脑海里这个念刚刚一闪过,马便不客了,抱着她的娇躯,与她的樱唇吸吮了一起,大手开始在她的来回抚摸起来。
    两个人就像一团干材,加熊熊燃烧的烈火,使得二人迅速的焚烧起来,脚步在客厅里来回地腾挪着,两人都无比的用力,似乎要将对方都拥入到自已的体里面
    刘芝芝确实是空虚寂寞难忍耐,女人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何况是这个拥有“蚌蕊”每天晚都求不满的女人,现在更是迫切的需要一个人来填饱她的空虚,塞满她的寂寞。所以此时的刘芝芝迫切的索取着,整个人都被火焚烧起来。


如果说这东西是从凉衣架上面掉落下来的话,但是有这香味儿,当即可以摆除掉,而且这夜里并没有什么风,怎么会掉落下来的?四下看了看,最远的别墅也有十几步远,眼前都是一些草坪花坛。 这东西有些蹊跷。
    “嗯,瞧这颜色,肯定是一个年轻女人戴的,嗯,杯口比较大,少说也是D罩杯了,倒是有一对巨*乳,味道很香,这东西的主人,一定是一个长的非常不错的大美女。”宁睿心里面揣摸着,脸上浮出*荡的笑容,然后凑到鼻孔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地道:“啊—真香!”“吱、一”
    头顶响突然一道声响,宁睿下意识地仰起头朝上望去,路灯十分清晰明亮,恰恰能看到树上的枝权间,竟然有一对衣不遮体的男女正拥抱在一起。
    男人的屁股正对着宁睿,将那女人掩在了前面,将她身上的美好春光完全地给掩盖住了,倒让宁睿看不清楚那女人到底姿色如何。
    他们的衣服正吊挂在旁边的树枝上。
    见到宁睿,那男人对着宁睿尴尬地一笑,后者道:“两位真是好雅兴,跑到这树上去做,感觉如何呢?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男人笑道:“兄弟,不好意思啊,打扰你开车了。”
    “没事没事。”宁睿十分爽快地摇摇头,显然被这对在树上嘿琳的男女逗的乐了,继续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啊,我不打扰二位在树上的雅兴啦。”
    宁睿摇甩着那湖水绿的胸*罩,正准备回到车里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仰首问道:“二位,不知道这个胸*罩放在哪里呢?如果就这样丢在路上或者草坪上,只怕会引起别人发现吧?”
    那男人老脸微红,道:“你就丢在那里,没事,没事。”
    “哦。”宁睿应了一声,随手一丢,低头便钻进车里,然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树上,那男人对着远去的车子叫道:“喂,喂……衣服在你的车上呢。”
    “不要喊啦,算了算了.”一个娇嘀嘀的声音响起,“这大半夜的,你还怕别人不知道啊,真是太丢脸了。”
    “没事没事。”男人无所谓地道,“别人看到又怎么样?我们该做的还是要做,该干的还是要干。哼!”
    男人的一道闷哼,腰部往前一顶,长枪又一次破蚌而入,女人又发出一道娇99的惊呼声,双手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身上,断断续续地道:“刚才……刚才那人是……是谁?”“一个帅气的年轻人。”
    “哪……哪我们俩的事……事情,他不会传扬出去吧?啊呢……你慢点儿·,一呢呢呢·,·…”
    “没事,他又不认识我。”
    哦…你慢点儿……你慢点儿啊……”女人有些承受不了,紧紧地抓住她的后背,在男人疯狂的冲刺之下,女人身子起伏不止,连大树都跟着剧烈摇晃起来,“呢……快……快用力……呢……好舒服……好舒服呢……”“哗哗哗哗哗……”
    大树剧烈地摇晃起来,这对赤溜着身子的男女在树上尽情地驰骋的扬鞭,发出欢快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区里响起,让那些有钱人家养的猫咪听到后,都禁不住的发出一道又一道的发情声。
    良久,随着男人的一道闷哼,女人拉出悠长的呻*吟声,两人的身子就此软倒在树叉上。
最新章节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