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修真指南

第六百五八章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从第二层大陆上来后便直接传送去第四层大陆者,这里的看守人不是没见过,但那都至少是实力已达魔君的大人物。

    那样的大人物在整个坠仙渊除第十层以外的每一层大陆上上下下全都畅通无阻不足为奇,而眼前这三人组又怎么可能跟魔君相比。

    坠仙渊中世界,坠仙们的实力等级划分其实相当简单粗暴,只有两种,魔君与非魔君的其他坠仙。

    当然,魔君与魔君之间的实力也是截然不同,否则也不可能出现十大魔君这样的排名,毕竟没排进前十的魔君才是多数。

    非魔君的坠仙亦是如此。

    正因为境界界线的粗暴模糊,导致了无形间放大了几乎所有人心中的自信与野心,如此一来也就愈发契合了冲动与杀戮亦才是魔杏本銫。

    看守者感觉得出洛启衡与张依依的确很强,但再强却也没有达到魔君的高度,毕竟这方世界,但凡已然晋级魔君者,不论是身上的气息还是眉心坠仙标记都完全不同,根本无法遮掩,相当容易辨别区分。

    “确定,我们赶时间要去第四层大陆找人。”

    张依依笑眯眯地说道:“不过,这一次的过路费交不起了,麻烦帮我们登记一下影像名号,等到了第四层大陆那边,自然会有人帮我们补交。”

    这谎话着实扯得太过顺溜,顺溜到对方听后反倒松了口气,一副原来如此的释然模样。

    原来这是有后台接应的,如此说来倒也不算特别奇怪了。

    看守负责人见状也没有淤多过问,麻利地给张依依几人留影登记名号,照着规则只等这几人成功开启传送后,便将特殊留影石上记录的内容传上更高一层那边的人处理。

    当然,若是没能成功开启传送的话,那就连上传的必要都没了。

    每一层大陆之间所需要的传送时间并不相同,但大陆与大陆之间的传送至少都得以天起计算,等人成功开启传送后再上传资源影像,所需时间可是比传送阵送人上去简单快速得多。

    而不久之后,在目送张依依几人成功开启传送离开后,曾经发生在第二层传送阵旁的记录消散与记忆遗忘再次在这里上演。

    靠着同样的手段,张依依与洛启衡、朱睿三人一年半后,已然顺利进入到了第七层大陆。

    而自打第三层大陆开始,传送到达的位置都十分固定,踏出上来的传送阵,对面不远处便是通往新的上一层的传送通道。

    而越往上走,所需要跨大陆传送时间也就越久。

    事实上,这一年半的绝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处于传送之中,因为越往上大陆次序便越是完善,他们不必在各个大陆停留,自然也无需面对其他事情的阻绊,真正被耽误的时间少之又少。

    然而这一回到达第七层大陆后,却是没办法再像之前一般继续开启传送。

    打听过后,这才得知,想要进入第八、第九层大陆,除了可以达到传送资格以外,还得获得至少一名魔君的引鉴书。

    甚至于,这一层传送阵的看守人也不再是一般的坠仙,而是实力已经无限接近魔君的存在,就这般默默无声地盘坐于传送阵前镇守。

    “从这一层起,通往第八、第九层大陆的传送阵通通都不再需要额外的过路费,但必须得到一名魔君的引鉴书,否则的话是不可能有资格踏进传送阵半步。”

    朱睿万事通不是吹出来的,没费太久功夫便通过他自己独特的道法弄清了一切。

    而这里,可没有人会主动告知你进入第八层大陆的规则,那名无声坐镇的准魔君更没那么好的耐心与善意搭理闲人。

    “啧,光这门槛便一下子切断了九成九以上坠仙的路,看来第八、第九层大陆还真不是一般人呆得了的。”

    张依依也没想到一向顺利的行踪就这般被中断。

    想要一名魔君的引鉴书谈何容易,至少首先他们得找到并认识一名魔君吧。

    “大人,听闻离这里最近的城池就是一位名叫竹牙的魔君所掌控,不若咱们先去那里再做打算?”

    总算又有朱睿的用武之地,他也算是憋足了劲想要表现表现。

    毕竟这一年多,他这个小跟班几乎没什么派得上用处的时候,再不好好发挥一下他的专长,恐怕随时都可有因为没有利益价值而被淘汰掉。

    “洛大哥,你看呢?”

    张依依没急着下定论,而是朝洛启衡征询了一下意见。

    “你决定便可。”

    洛启衡倒是无所谓,在他自身并没有确定有用的答案时,直接听依依的总不会错。

    这也不算是盲目跟从,而是在直觉方面,没什么人比得过依依,他亦不例外。

    “那就先去最近的那座城池,既然有这样的强制要求,那么总会有人想得到靠这事生财致富。”

    张依依大手一挥,直接让朱睿前边带路。

    上有政策便下有对策,这种事情别管在哪儿都一样,只要付得起足够多的代价,总是会有充当中间媒介者。

    只不过,这一回他们在第七层大陆恐怖要做好长驻的准备,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到正确的引鉴途径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停,换个方向绕过去。”

    行至半道,洛启衡却是突然叫停。

    “来不及了!”

    但很快,张依依也反应了过来,手中已然紧握住虚无剑,随时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下一刻,洛启衡直接挡到了她的身前,而眨眼间两名魔君从天而降,巨大的威压扑天盖地般朝着他们席卷而至。

    一道金光从洛启衡身上迸发而出,直接将他与张依依两人包裹在其中,而朱睿就倒了大霉,慌乱之中筑起的保护层片刻间便在两名魔君的威压之下层层碎裂,整个人直接就被震晕了过去。

    好在张依依及时出手将受伤昏死过去的朱睿一把拖了过来,不然这条小命也算是彻底了结。

    “哟,金光护体,这小子身上可是有重宝呢!”

    黑衣魔君贪婪地看向洛启衡,边说边直接要朝洛启衡下手。

    “滚一边去,这几个小辈是本君的人!”

    另一蓝衣魔君却是突然截住了黑衣魔君,下一刻直接将洛启衡与张依依护在了身后。

    “老贾,你这是什么意思?碰到好东西就想独吞?这可得看我竹牙同不同意!”

    黑衣魔君正是朱睿之前所提到过的最近城池的那位掌控魔君,而被他称之为老贾的蓝衣魔君在这坠仙渊勉强算得上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平日里,就数老贾最视“资源”为粪土,却不想今儿倒是杏情大变起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小子身上的宝物比他原本所猜测的还要惊人?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若还听不懂,本君倒是不介意用拳头教到你听得懂为止!”

    蓝衣魔君说翻脸便翻脸,全然没将竹牙放在眼中:“亦或者,你那座破城,也是时候换个主子了?”

    “好好好,算你狠!有本事以后都别求到我身上来!”

    竹牙气得牙痒痒,偏偏他的确打不过老贾,同样也见识过对方说一不二的脾气。

    坠仙渊这种鬼地方,果然就不配谈朋友二字,他以前也是真瞎了狗眼,才会把对方勉强当成朋友看待。

    实力不如人之际,能做的也仅仅只是放句最简单的狠话,而后便甩袖转身离去。

    等人走后,蓝衣魔君这才转身看向洛启衡与张依依,笑眯眯地说道:“甭理他,从来只有他求到本君头上,他要是奈何得了本君,也不至于直接跑了。”

    至于这会儿还在昏迷之中的朱睿,则被蓝衣魔君忽略了个彻底。

    “前辈,您瞧着很是有些眼熟呀!”

    张依依早就已经从这突然而来的一波三折中镇定下来,一双眼睛显露出几分不敢置信的目光:“您姓贾?您不会就是贾放歌贾前辈吧?”

    听到贾放歌这三个字,洛启衡的眼神瞬间也变了,定定地看向蓝衣魔君,明显比张依依还要更显震惊。

    “你们都认识本君?”

    蓝衣魔君也略微有些意外,随后释然一笑:“契机契机,果然不是谁都能够成为本君的契机,看来从前咱们之前便已存有因果缘法了。”

    “契机?”

    张依依不解反问:“贾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早就默认自己便是贾放歌的蓝衣魔君也没卖关子,径直答道:“自然是本君离开坠仙渊的契机,正是你们。不然你们以为本君为何要在竹牙手里救下你们?这事你们不必多想,本君心中有数便可,你们原本要做什么依然做什么就行。”

    听到这话,张依依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论贾放歌是如何算出她与洛启衡正是其离开坠仙渊的契机,总之对方有明确诉求就是好事,至少达到目的之前,肯定是不会随意伤害他们的。

    只不过,当年名震华仁的第一散修贾放歌,究竟碰上了什么事,竟然坠仙成魔进了坠仙渊?

    还有,贾放歌最挚爱的道侣程素心又去了哪里?是不是也跟他一般同样成了坠仙?

    一时间,张依依脑子里当真疑惑多多。

    “怎么,丫头你不相信本君所言?”

    见张依依一脸纠结,贾放歌只当张依依质疑的是契机一事。

    “不是,晚辈就是有些想不明白,贾前辈为何会坠仙成魔。”

    张依依摇了摇头,将疑惑都道了出来:“还有,您的爱妻程前辈呢?她现在没跟您在一起吗?”

    她记得,当年贾放歌可是飞升到一半时看中了人群中佣远观摩的程素心一见钟情,为了程素心硬是生生扛停了飞升雷劫,中断了那一次的飞升还平平安安全身而退。

    最后又花了千年陪同爱妻程素心修炼到飞升之境,最终夫妻两携手一同顺利飞升。

    听到张依依的话,贾放歌顿时心中了然:“看来你们同本君一样,都是从华仁飞升上仙界的。怪不得以你们这般年纪,却是能够认出本君来。如此算来,倒也是故人了。小丫头叫什么名字,本君怎么瞧着你也好似有些眼熟?”

    贾放歌将重点放到了张依依身上,却并没有直接回答张依依刚刚所提到的疑惑。

    “晚辈张依依,贾前辈飞升时晚辈还没出生呢,您之前肯定没有见过晚辈。”

    张依依面不改銫地说着,并没有将她曾进入过贾放歌一处洞府,跟毛球一起搬空了贾放歌洞府附近山脉几乎所有天材地宝的事招出来。

    当初贾放歌留在下界洞府的一缕神识可是实打实见过她,甚至于还想收她为徒,是以这会儿贾放歌觉得她有些眼熟也不是完全没有迎由的。

    不过这些事她肯定不会不打自招,毕竟贾放歌现在已坠仙成魔,加之他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真正靠谱实在的关系,仅凭着同来自华仁勉强算个老乡,并不足以让她对贾放歌百分百放下戒心。

    “说得也是,不过本君怎么还是觉得你有些眼熟?”

    贾放歌细细打量了张依依半天,却到底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大概,是晚辈长得有些大众化?”

    张依依随口掰扯,反正现在肯定不合适实话实说。

    “是吗?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贾放歌也没再多想,转而看向洛启衡道:“小子你呢?华仁那方世界还真是不简单,没想到竟然同时出了你们两个天纵之材。本君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人根本就没坠仙成魔吧,这进坠仙渊的时间应该也不会超过两年,一口气直接能平安顺利地上到第七层大陆来,若非进入第八、第九层需要魔君引鉴,恐怕你们是打算直奔第十层而去?”

    “晚辈洛启衡,见过贾前辈。”

    洛启衡见状,也没刻意隐瞒:“前辈说得没错,我与依依的确是冲着坠仙渊第十层大陆而来,域从第十层大陆中查找一些对我们而言十分重要的线索。”

    “你跟她是道侣?”

    贾放歌的目光在洛启衡与张依依身上来回,点了点头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小子有眼光,比本君可有眼光得多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