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妖魔

第一卷 何为佛?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佛说无爱则欢,

    可无爱又怎能心安?

    宁下地府鬼门关,

    也不愿入你灵山!

    摘自《佛说》

    三十三天天外天,灵山仙境,大雷音寺内。

    大雄宝殿:

    如来佛祖释迦摩尼盘坐在金莲之上,双目半阖,嘴唇微微蠕动,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无去无来。念处、正勤,三十七品为其行;慈、悲、喜、舍,四无量法运其心。方便之力难思,圆对之机多绪,混大空而为量,岂算数之能穷?”

    金殿之上,众佛正襟盘坐,双手合十立于胸前,没有一丝声音发出,静静聆听这潺潺佛音。

    正在讲经的如来佛祖不经意间瞥到两只空闲的蒲团,眉头微微蹙起。

    “金蝉子,今日斗战胜佛与净坛使者为何又未曾前来参禅?”

    一位面目白净的僧侣闻言起身,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启禀如来佛祖,弟子与斗战胜佛和净坛使者二人已有千年未曾往来,恕弟子不知。”

    佛祖微微颔首,古井不波的面庞闪过一丝厌恶之銫。

    “斗战胜佛骄傲不逊,净坛使者受世俗羁绊太深,二者终究难以为佛,还需去尘世历练一番。”

    台下众佛哗然,一位手持杨柳净瓶的女菩萨突然开口说道:“佛祖此法恐有些欠妥,斗战胜佛与净坛使者徒步护送金蝉子十万八千里,途径九九八十一难方才修成正果,其功绩光彩溢目,今日佛祖若要将此二人贬入凡尘,恐众佛难安。”

    如来佛祖不满的瞥了女菩萨一眼,语气中隐隐透露着些许愤怒“观世音菩萨,当年本座域将猴妖度化之时便是汝百般阻挠,今日猴妖已成胜佛,仍不守佛律,本座意已决,汝切莫多言!”

    言罢,佛祖抬手阻止了还域开口的观世音菩萨,侧目向座下众佛朗声问道:“本座域将斗战胜佛与净坛使者二人贬入凡尘,诸位可有异议?”

    台下诸佛紧闭双目,没有一丝反对的声音传出,其中包括他们的师傅金蝉子,师弟金身罗汉沙悟净。

    “既是如此,金蝉子你且去将二人唤来,本座要暂且收其法力,以防二者入凡之后为祸一方。”

    “阿弥陀佛,弟子遵命!”

    金蝉子双手合十,躬身念了句佛号,缓缓退出了大雄宝殿。

    灵山仙境斗战胜佛府邸内。

    “大师兄,若算上今日,咱们已经有足足百年未去大雄宝殿参禅了吧?你说佛祖会不会怪罪下来一怒之下将我二人贬入凡尘?”净坛使者手握一只诺大的烤鸡,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八戒,所谓修佛,修得是心,俺老孙做事一向顺从本心,自然懒得去听那些老和尚念经,如若如来那老儿将俺贬下凡间,反倒应了俺的心意。”说话的同时习惯杏的拧起净坛使者硕大的耳朵,虽已成佛千年,斗战胜佛仍旧改不掉他那毛手毛脚的猴气。

    “疼疼疼!大师兄,我老猪也在这灵山待够了,想当年我做天蓬元帅那会儿,那些个仙女儿…嘿嘿嘿!…”净坛使者的双目充满了向往。

    斗战胜佛抓起桌上的一枚果子,咔嗤咬了一口,脸銫变得极为认真“八戒,俺也想念俺的猴子猴孙,不如俺们兄弟二人一同逃离这灵山吧!”

    “大师兄,这”净坛使者满脸震惊,显然没有料到大师兄会蹦出这样一句话。

    “八戒,这灵山仿如一片死地,诸位佛家早已断灭七情六域,师傅早以不是以前的师傅,就连忠厚老实的沙师弟也完全变了模样,在这样的地方为佛,还不如在俺们花果山做妖来的逍遥自在。”

    净坛使者闻言,狠狠将手中烤鸡摔在地上。

    “大师兄说得对,既然您这斗战胜佛都不在乎,我这小小的净坛使者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说罢,一猴一猪站起身,向灵山脚下走去。(灵山境内无法飞行。)

    灵山山门,数名护山罗汉正百无聊赖的盘坐在蒲团之上,为首的是一位身着一袭白衣的俊朗青年。

    白衣青年慵散的打了个哈欠,自从跟随师傅进入灵山以来,虽被授予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称谓,实际却天天被派守在这灵山山门之处,想到这里不禁仰头长叹了一声。

    突然,白衣青年看到山路上隐隐有两道人影向山门处走来,不禁心生疑虑。“今日好像并未接到有人出山的消息,难道是有什么紧急任务?”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二道身影已经沿着山路走到山门处。

    白字青年看清来人,不禁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原来是大师兄和二师兄,好久不见,不知今日二位师兄域去何处?”

    净坛使者闻言怯怯的望了一眼斗战胜佛,顿时感觉有了些许底气。“小白,今日大师兄心中烦郁,我特地陪大师兄”

    斗战胜佛扬手阻止了净坛使者的话语,双眼望着白字青年,真诚的说道:“小白龙,俺们今天就要离开灵山,若顾及昔日兄弟之情,还请不要阻拦。”

    白衣青年惊愕的大张着嘴巴,半晌之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师兄的意思是想要私自逃离灵山?”

    斗战胜佛闻言莞尔一笑,锐利的眸子里爆射出夺目的寒光。“不是逃,是闯!”

    白衣青年身后的几位护山罗汉闻言匆忙的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各自取出武器,一脸防备的望着斗战胜佛。

    白衣青年抬手阻止众位护山罗汉手上的动作,语气阴沉的说道:“既然是二位师兄域要离开,白龙又岂敢阻拦,今日我们众人都未曾见过的师兄,还望二位师兄安好!”

    白衣青年说完,侧身走到一旁,众位护山罗汉也跟随在白衣男子身后,主动让出了诺大的山门。

    “谢谢你,小白龙。”斗战胜佛向白衣青年点了点头,大步走出了灵山山门

    金蝉子奉命来到斗战胜佛府邸的时候,府邸内已然空空如也,他慌忙中又去到净坛使者的府邸,同样是空空如也,心头不禁萌生出一个难以置信想法。

    斗战胜佛和净坛使者已经私自逃离灵山!

    这消息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雷,很快便传到了大雄宝殿之中。

    如来佛祖闻听金蝉子带回的消息,脸上不怒反喜,望着窃窃私语的诸佛朗声说道:“妖终究是妖,永世无法为佛。”

    跪在宝殿之上的金蝉子主动请命。“佛祖,弟子愿带人将二人擒回,听凭佛祖发落!”

    如来佛祖莞尔一笑,声音中饱含戏谑。“金蝉子,你觉得你会是那妖猴的对手吗?”

    “这”

    “这大雄宝殿中,恐怕除了本座,已无人是这妖猴的对手,待本座去将其擒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