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赤之荆棘王座

第二百五十三章 结束亦是开始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宫殿内部,御书房。

    看着手中这份被加急送来的情报,哈维尔难以形容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尤利西斯·伊格纳西奥那个让自己头痛万分的敌人,就这样死了?

    根据情报,杀手是一个能够操纵黑銫火焰的黑袍人,哈维尔立刻联想到了那个战力几乎和自己不相上下的莱恩哈特。

    那家伙原来没死啊,真是命大。

    哈维尔按了按太阳袕,似是在叹气,然而他的唇角却悄然浮现出一丝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弧度,又似是在庆幸。

    战士崇尚以武交心,虽然只和莱恩哈特见过两次,但那毫无迷茫的剑法却给哈维尔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个有着坚定意志和价值观的实践者,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去暗杀尤利西斯,哈维尔大概可以想象得到。

    帝国的试炼已经结束,莱恩哈特认同了帝国存在的合理杏,所以要为以前的某些错误画上句点,这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情。

    哈维尔知道,虽然对方并无此意,但自己这次确实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尤利西斯这个人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杀不死,他那一身诡异的能力可以让他无数次失败后又无数次重头再来,帝都一战中对方能在惨败后从容退走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现在的哈维尔肩负着一国之重任,可没有心力去对付这个疯子,莱恩哈特能够干掉尤利西斯,从结果上来说无疑是变相帮了哈维尔一个大忙。

    这个人情也不知道是否有偿还的机会,但总之哈维尔是牢牢记在心里了。

    默默出神中,一杯刚刚沏好的热茶被放置在了哈维尔面前的桌案上。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抬起头,出现在眼前是切尔茜那描过淡妆的美丽容颜,一身防寒衣裙的她巧笑嫣然地站在那里,那发至内心的笑容似乎给这凛寒的冬日也注入了暖人的温度。

    “在想一个活着却突然死掉的人,还有一个死了却又突然活过来的人,人生还真是难以捉摸啊”

    切尔茜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没搞懂这人忽然在大发什么感慨,死了的人还能活过来?意义不明。

    哈维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杯中的热茶,“怎么过来得这么突然,找我有事吗?”

    切尔茜轻轻点头,“赤瞳让我来转告你,她打算参加接下来与西方王国的战争。”

    “这样么?我明白了。”哈维尔放下茶杯,“既然这是她自己的决定,那我不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告诉她,我会在军中为她安排合适的职位。”

    早些时候就和阿罗文讨论过赤瞳的安置问题,后来哈维尔也曾和赤瞳明言过可以放弃战斗,回归平静的生活。

    但现在看来,这个女孩明显有着自己的主见,因此哈维尔也不便多加干涉,单方面施加善意这种事可并不值得提倡。

    至于为什么会由切尔茜来替赤瞳传达这些话,是因为切尔茜目前就住在宫殿之中,不仅能自由出入宫殿,还能随时见到哈维尔。

    当然,她并不是以女官或秘书之类的身份留在这里的,而是作为宫殿未来的女主人。

    皇帝陛下打算娶一个平民女孩为后,这个消息早在前些日子就已经得到了证实,和凯萝尔·尤兰达的猜测完全相符,让那些正兴致勃勃打算介绍自己女儿给陛下认识的贵族们全都傻了眼。

    还带这么玩的?

    这史无前例的举动自然是引起了不少守旧贵族的反对,但对于手握帝国实权的哈维尔来说,这些人的嘴皮仗着实是不痛不痒,听了几句之后就不耐烦地将人赶走,态度之强硬,让这些大小贵族也被磨得没了脾气。

    听完哈维尔的吩咐后,切尔茜并没有立刻离开,一双眸子盯着哈维尔的脸看,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问了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帝都?”

    “你已经知道了?”哈维尔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回答道,“以兰的能力,即使我不在帝都坐镇,也足以维持大后方的稳定,所以我决定三天后就亲赴西方战场,力求更早地结束这场战争。”

    “三天我知道了。”

    切尔茜漂亮的睫毛低垂下来,大概是想到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到哈维尔,情绪不免有些低落,但她是个识大体的女子,不会在这些重要的事情上任杏。

    至于陪哈维尔一同出征这种念头,虽然也不是没有过,但毕竟艾斯德斯也在那里,切尔茜不觉得现在去跟那个女人见面是一件好事,万一被砍了

    好吧,主要还是怂,无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

    或许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莫名其妙抵达了制胜的高点,就像是托了谁的福一样,切尔茜的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生怕某一天从睡梦中醒来时,一切都回归原点,宛如梦境破碎。

    “放心吧,因为一些不可预料的变故,西方王国那边现在可是混乱得很,这一战应该会比我预想中的要轻松许多,不会耽搁太久的。”哈维尔安慰了她一句,随即又想到另外一件事,稍稍坐直了身体,微笑道,“对了,等大军凯旋后,我们的婚礼也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在我出征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好好准备一下这些事吧,我未来的皇后。”

    闻言,切尔茜的眼眸里顿时闪过惊喜的光芒,下意识重重嗯了一声,情感全部流露出来,随后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掩饰般地别过头去,手指局促不安地拨弄着搭在肩头的发丝。

    看着眼前少女仿佛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一样的娇羞模样,哈维尔笑了笑,忽然站起身来,“我还有点事要去找阿罗文商量,现在必须出宫一趟,就不送你了,自己回去吧。”

    “我知道了。”

    切尔茜还是低着头,声音细若蚊呐。

    等到哈维尔走出御书房后,切尔茜脸上的羞涩才渐渐散去,她抬起头,默默注视了哈维尔的背影好一会儿,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其实关于帝国皇后的人选,一开始知情人们大都以为会是艾斯德斯,甚至连切尔茜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当哈维尔后来提出想要让切尔茜当皇后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再加上艾斯德斯居然还诡异地保持沉默,这就更让人感到不安了。

    但切尔茜没有拒绝,这本就是她所期望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呢?

    虽然不知道哈维尔和艾斯德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对她来说这毫无疑问是个机会,而面对机会,人要做的就是好好把握住,免得日后追悔莫及。

    切尔茜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明白,哈维尔选择自己,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有多么喜欢自己,这其中更多的是他作为一国帝王的考量,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政治因素,个人情感反而是少了。

    但切尔茜不在乎这些,不管以何种形式,只要能够一直陪在哈维尔的身边,于她而言就是幸福,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帝国历一零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哈维尔终于率军抵达西方战场,与艾斯德斯会合。

    此时,因为艾斯德斯的积极进攻,两国的战线已经从长歌要塞转移,横穿了整个无尽沙漠,到达了西方王国的边境地域。

    这里是一片广袤无垠的绿銫草原,栖息着种类繁多的草食生物,四周连一块像样的遮挡物都找不到,随便选一个方向看去,就能将远方所有的景象尽收眼底。

    草原的东边,帝国军整齐列阵,骑兵在前,步兵压后,缓缓地向前推进着,数十万的军队在行军过程中竟是一片诡异的沉默,唯有兵甲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更是为这支军队增添了无可匹敌的杀伐之气。

    草原的西边,密密麻麻的黑点从地平线上出现,越来越多,宛如黑潮一般,又似奔腾的兽群,狂吼着向这边汹涌而来。

    “那就是西方王国中号称战斗力最强的‘神圣军团’么,看上去是非常值得蹂躏的对象呢要怎么做?”

    艾斯德斯遥指着远方不断接近的骑兵,语气里透露着浓烈的狂热和喋血的战意,看向身旁的哈维尔,在帝国皇帝亲临前线的现在,总指挥权已经不在她的身上了。

    “军容还算不错,但战斗力只有亲自试过才知道。”哈维尔目光平静地眺望着远方,随后下令道,“全军正面迎击,将敌军击溃之后,你和我兵分两路,直接杀入西方王国的国境,之后的时间随你怎么闹,但要记得十天后在摩尔加王城合流。”

    艾斯德斯嘴角挑起玩味的弧度,“以这种打法,都不用等军队抵达摩尔加王城,王国的高层就会急匆匆跑来议和了吧?那个时候又该采取什么态度呢?”

    “不用理会,在将国王的脑袋砍下来之前,帝国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合约。”哈维尔冷然道,“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来帝国挑事的家伙,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如若不然,他们是不会得到教训的。”

    艾斯德斯忽然异想天开道:“要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直接将西方王国纳入帝国的版图,你觉得如何?”

    “别闹,以帝国的国力,暂时还吃不下这种庞然大物,给我再忍两年。”

    兴致使然的提议遭到毫不留情的反驳,艾斯德斯顿时撇了撇嘴,安静了下来。

    哈维尔只身策马冲出阵前,回头环视了一圈阵中的艾斯德斯、阿罗文、玛丽卡、威尔、赤瞳、黑瞳

    不知不觉间,他身边已经围绕了更多的人,以前他是帝国将军,而现在则是帝国皇帝,所拥有的责任和义务也被放大了数倍。

    他将要带领着这些人,让帝国走向巅峰和辉煌,把所有威胁帝国的敌人全部铲除,而当一个国家拥有了令人畏惧的强大时,那便自然也有了守护的力量。

    转过头,哈维尔冷厉的目光扫向远方的敌人,手中骑枪高高扬起,一声怒喝犹如雷吼般响彻战场。

    “全军听我号令,碾碎他们!”

    铁与血之征途,未休,家与国之守护,始末。

    这一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