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50章 小祖宗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三月初三,瑞王府小公子的洗三宴,与瑞王府交好的人家一大早就携礼登门,向来清净的王府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瑞王府极少设宴邀客,上次开门迎客还是在景玥和云萝的大婚之日。

    老太妃亲自出面接待客人,满面笑容,挤压得皱纹都多了好几条,一看就是心情好都不得了。

    瑞王府后继有人,可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吗?

    外面宾客满堂,世安堂内却有些鸡飞狗跳。

    新找的奶娘昨日傍晚就进了府,本是来替云萝分担喂养的,却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丝毫不亲近奶娘,也不吃她的奶,饿急了宁愿嗷嗷哭也不吃奶娘的。

    以为是这个奶娘不招人喜欢,今晨,又进了两个奶娘,依然没一个招小公子喜欢的,别说亲近了,其中一个稍稍逼了他一下,胸口就被他的小爪子挠出了三道血痕。

    真是惨绝人寰。

    云萝的脑壳突突的疼,更疼的却是胸,看着小祖宗宁愿饿得嗷嗷哭也不吃他人的奶,皱眉看了他一会儿,转头跟身旁的丫鬟吩咐道:“让奶娘们把奶挤出来,再喂他。”

    很快,一小碗奶就被端了进来,用调羹小心的舀起一点凑到小家伙的嘴边。

    小家伙的哭声暂停,动了动小鼻子,似乎在分辨这东西的成分,或许是真的太饿了,当真张开嘴吃了一点点,皱着眉头满脸的勉为其难,吃了几勺就拒绝不吃了,任你们怎么哄,不吃就不吃!

    这大概是一个正常初生儿的食量,但绝对不是景小公子的食量。

    无法,洗三的吉时就快要到了,云萝只能把他抱过来亲自喂。

    刚刚还拒绝进食的小祖宗一到她的怀里就当即大口吃了起来,吃得初春天里都冒出了满头热汗。

    “这可真是个小人精,挑嘴成这样的,我还从没见过。”长公主都看得啧啧称奇,又心疼闺女,说,“但这也不是办法,总不能真的全靠你自己喂养,你还在月子里呢。再说这么大的胃口,你一个人恐怕也喂养不过来,总要让他习惯吃别的。”

    云萝忍着疼,低头看怀里的亲儿子,若有所思。

    吃饱喝足,小祖宗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抱了出去,一串串的吉祥话、祝福语从外面飘进来,云萝却躺在屋里昏昏欲睡。

    但外面那么吵,她也睡不着,不过是闭着眼睛想事情罢了。

    月容拧了热帕子给她敷胸口,被子底下,云萝自己轻轻按压,那疼痛让她觉得仿佛已经少了一层皮。

    “你让小厨房里熬上米汤,再叫人去寻一只奶羊。”

    月容先应了下来,然后迟疑的说道:“羊奶有膻味,小公子怕是更不爱吃吧?”

    云萝眼也不睁的说道:“会习惯的。”

    这也就是亲儿子,若不然,云萝早就甩手不管了,爱吃不吃,不吃就饿死算了!

    门口传来丫鬟的声音,“奴婢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为何在此处?”

    太子原本在门口打转,突然出现的丫鬟吓了他一跳,没好气的瞪她一眼,然后清了下嗓子说道:“本宫来看望阿姐。”

    那丫鬟看了看房内,又看看太子殿下,一脸迟疑。

    太子都这么大了,王妃又在坐月子,按规矩是不能进去探望的。

    这丫鬟是瑞王府内的丫鬟,名为雪樱,原本在老太妃跟前伺候,云萝入府之后就被安排到世安堂内协助云萝接手王府中馈,云萝索性就把她提到了一等大丫鬟的位置,正好她身边也有个一等的空缺。

    太子于是又瞪了她一眼,索性转身朝屋内喊道:“阿姐,我能进去吗?我爹让我看看你气色如何,回去还要跟他禀告呢。”

    过了一会儿,月容走了出来,屈膝朝他行礼,并说道:“王妃请您进去。”

    太子侧目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不叫郡主了?是觉得王妃比郡主更大更尊贵?”

    月容被噎了一下,脸色却不变,恭顺的说道:“回殿下的话,郡主嫁了人,照规矩,就该改口称王妃。”

    太子轻哼一声,“郡主是因自己而尊贵,王妃却是因他人而尊贵,你这个丫头真是一点都不体贴。”

    郡主是他阿姐,王妃却是他舅母,怎么能一样呢?

    太子跨过门槛进了屋,又绕过屏风,这才看到靠坐在床头的云萝。

    他的目光在云萝脸上转了一圈,点头说道:“气色还行,我以为会看到一个面无血色、满脸憔悴的阿姐呢。”

    云萝也打量着他,发现他眼下两圈微青,倒是有些憔悴的模样。

    “阿姐。”他腆着脸凑了过来,双手背在身后,却在不安的扣着腰带,眼珠滑溜,目光微闪,咧着嘴笑道,“我给你带了礼物,这是专门给你的,不是给外面盆子里的大外甥的。”

    “叫弟弟。”辈分不能乱,当外甥比弟弟更吃亏。

    太子撇嘴轻哼一声,“听说小家伙力气大,食量惊人,这显然就是继承了你卫家的血脉,与你更近一些,那自然是要随你了。”

    “要不,你去跟你舅舅商量?”

    太子差点就翻出白眼了,想想不能失了自己的尊贵形象,况且他还有正事要找阿姐商量呢,弟弟就弟弟呗,反正他心里就当他是大外甥!

    他点点头,十分敷衍的说:“行行行,弟弟。”

    正要说正事,门口又有动静,然后未经通传,三岁的二皇子殿下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蹬蹬蹬跑了进来。

    “皇兄!”他紧挨着太子,又仰着脖子打量了云萝一会儿,一双眼忽闪着澄亮的光芒,然后抱着肉呼呼的拳头拱了拱,奶声奶气的叫一声,“阿姐。”

    他是跟着太子叫的,其实宫里的那两位公主才是他的阿姐,但他们自来与公主们不亲近,甚至二皇子长到这么大也只在花园里远远的见过那两位姐姐一次。

    云萝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你怎么过来了?”

    他朝云萝咧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手抓着太子的衣摆,说道:“找哥哥玩。”

    “那你带他出去玩吧。”

    他歪了歪头,叫他带哥哥去玩?不是叫哥哥带他玩?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他用力的点点头,就要拉着太子出去。

    拉了两下,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从兜里掏出了一只他手心大的白玉兔子,依依不舍的摸了两下,然后递给云萝,说:“阿姐,给你!”

    他的手伸着,眼睛也紧紧盯着,似乎并不是很舍得把这只白玉小兔子送人。

    云萝看着他,然后伸手接过了小玉兔,“多谢。”

    二殿下瞪大了眼睛,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拿走了,眼神一个劲的往她手上瞟,心思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云萝淡定的把兔子收了起来,见他还站在那里没有走,就问道:“还有事吗?”

    他摇了摇头,小模样可怜巴巴的,下一秒就被没眼看的太子殿下拉走了。

    洗三后,王府内又安静了下来,但又并不是很安静,毕竟多了一个磨人的小祖宗,闹起来的时候简直一个人就能掀翻整个王府。

    奶娘得不到他的欢心,云萝就给他找了一只羊妈妈,经过熬煮去除羊奶中的膻味,配上米汤一起,他从一开始的饿死不喝,到后来终于逐渐的习惯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而他自从习惯羊奶之后,身体就迅速的长开了,红色退去,变得白白胖胖,那一身软肉如同粉白的果冻,仿佛轻轻一戳就能把他戳碎。

    过了满月,至百日,他已经一跃成为瑞王府最招人喜欢的小祖宗。

    但是他力气大,又不知道控制,寻常丫鬟婆子根本就照顾不了他。

    兰香之后,老太妃又把她身边的一个嬷嬷调拨了过来专门伺候小公子,另有三个丫鬟,皆有武艺在身。

    小祖宗乖巧的时候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天使,闹起来却能把一个娇小的丫鬟原地掀翻,哪怕他现在还连坐都坐不稳。

    老太妃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壮壮。

    在壮壮满四个月的时候,已经在京城逗留了四个多月的西夷使臣带着帝王的赏赐离开了,浩浩荡荡几十大车。

    “那几十大车里都装了什么?”

    那些大车在离开的时候都遮得严严实实,外面的人无从得知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云萝却从景玥和太子那儿知道,除了少数的珠宝礼器盐茶之外,还有绫罗绸缎、精美瓷器无数,贵重是贵重,但却并没有太实际的好处。

    西夷其实不是很满意,他们真正想要的是盐、茶、铁和温暖厚实的棉衣,他们还想在两国边界开通互市。

    泰康帝觉得,互市还是可以开通的,毕竟大彧也想要他们的牛羊战马和铁矿。

    因为这个,景玥又忙了起来,每天早出晚归,陪云萝的时间没有多少,小祖宗倒是占据了她几乎所有的时间。

    实在是气不过,他某天就把小祖宗一起带了出去,却万万没想到,小祖宗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天天缠着他,整个王府都关不住他了。

    云萝也是大松一口气,对他的求救视而不见,转身离开的背影都透着轻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