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叙事诗

第二百零八章 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蕾拉她好可怜啊,难道她就没有成为幽灵吗”

    由比滨结衣的眼眶微微发红,这个年纪的女生就是多愁善感,听不得这种悲剧的事情。

    虽然这个故事和很多更为惨烈直观的事情比起来,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在很多时候,往往就是这种平静之中带着一丝丝难言的悲哀的事情,才能够深入人心。

    看上去似乎是普普通通的故事,但是细究之下却带着让人难以言喻的心酸。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夏冉摇摇头,没有给出什么定论,这是他从八云紫的记忆里得到的情报,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蕾拉死后应该会成为幽灵。

    可以说这个是必然的,所有人死后只要不是彻底的魂飞魄散了,那么就都会成为幽灵,除非那个人根本没有灵魂。

    只是幽灵也要受到死后世界的律法规则的管束,少有能够继续滞留人世的,这本来就是违法行径,要被死神捉拿的再加上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想必蕾拉应该也早就已经轮回转世去了吧。

    “”

    雪之下雪乃紧紧的抿着嘴唇,没有说些什么,但是看上去她的内心其实颇为不平静的样子。

    由比滨结衣看到的仍然是表面上最为浅显的那个故事,曾经的四个人都已经逝去了,只有三姐妹的骚灵留存了下来,再也没有可能凑成曾经的四人。

    而更深层次的耐人寻味的东西,她并没有想到,那就是曾经的四个人真正的早就逝去了,不仅仅是蕾拉没有留下来,而是四个人都没有能够留下来,就连骚灵三姐妹其实都不是原本的三个人。

    她们本身只是蕾拉创造出来的造物,一开始只不过是幻影、幻听,最终慢慢的才变成了真正的灵体,但是本身却并不是雷拉姐姐们的幽灵。

    至于雪之下雪乃,则更加是能够听出更多的东西来。

    人与非人的差别,最直观的体现并不是在其他的地方,而是在寿命方面。她之前因为警惕某些事情的原因,也专门找夏冉了解过,自然也听说过八云紫与西行寺幽幽子的事情。

    这段友谊已经维持至少有1000年以上的事实证明,只要相性足够好,顶尖的大妖怪和人类也是可以成为最好的好朋友的,然而某些东西还是无法改变。

    而且西行寺幽幽子的自尽,是在八云紫的人生之中,罕有的让她一直很懊恼的事情。

    不过或许也是福祸相依,尽管这位华胥的亡灵完全忘记了生前的所有事情,无法成佛也无法转生,却反而因此成为了天衣无缝的亡灵,能够一直在世上滞留下去。

    只因为她的时间永远的停止了,变相的成为了长生种,所以反而能够让她和八云紫的友谊永远的维持下去。

    虽然她生前的事情通通都忘记了,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八云紫,并且成为好朋友的_

    就像是她甚至都不知道妖怪樱「西行妖」下面的亡骸其实是自己一样,不久之前还兴致勃勃的想要解开那棵妖怪樱的封印,让其樱花盛开,复活树下的亡骸。

    “也就是说寿命长的一方,必然会看着寿命短的一方先离去吗?”

    黑长直少女低着头,平整的刘海之下看不清她的表情,似乎脸上出现了一层阴影。

    “诶?是这样吗?”由比滨结衣愣了一下,看向了自己的好友,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东西之后,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貌似还真是这样子。

    所以说,这还是一个黑暗小故事吗?

    “也不是必然,其实总有解决的办法的啦”夏冉笑呵呵的说道,一派乐观开朗的表情。

    “”

    “”

    不过气氛似乎没有那么容易救回来,在场的几人都没有怎么说话。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蕾拉她们的故事都已经是过去的故事了”夏冉轻描淡写的转移着话题,“话说你们对最近的箱庭游戏怎么看,有感兴趣吗?”

    “这个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呢”

    比企谷八幡眼睛一亮,连忙这么开口说道,顺着他的话题配合着转移女孩子们的注意力。

    “最近这个游戏简直杀疯了好不好,电视上在说,网络上在说,就连我家隔壁的欧巴桑都知道了,你敢想象么?天天拉着我母亲在说这种事情,谁会不感兴趣呢。”

    “就是说比企鹅同学你也有想法?”夏冉若有所指的点点头,确认的问了一句。

    “当然有了,只不过那真的是太贵太贵了,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这些普通家庭能够用得起的东西,而且据说名额相当紧张来着的等等,你刚刚是不是很失礼的叫错了我的名字?”

    比企鹅同学叹息着点点头,紧接着又皱起眉头,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没有这回事,比企鹅同学你多心了。”夏冉毫无诚意的敷衍道,顺口给对方指出一条明路,“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内部购的途径啊,而且有相当程度的优惠来着的。”

    “内部购?”

    男生愣了一下,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一下子也不在意那个失礼的称呼了。

    “对啊,现在是雪之下的姐姐在全权负责梦想夏乡公司的事务来着的,你们想要直接预定一些名额不是很简单的吗?直接包圆了当然不可能,但如果只是满足自己家庭的名额还是很简单的”

    夏冉点点头,认真的说道。

    关系人情无处不在,现代社会就是一个人情网络,这个很正常,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他自己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给自己有关系的人做好了所有的安排。

    开绿灯,走后门,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毕竟人都有远近亲疏的关系,又怎么能够指望所有人都真的可以事事都处理铁面无私,绝对公平公正的一视同仁?这才是最不现实的。

    自然都会选择照顾一下自己认识的朋友,偏向自己熟悉的人,这个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要是有什么人觉得,自己和别人非亲非故,但是对方还是必须要在对方的亲朋好友和自己之间一视同仁的做出选择

    说到底,这个想法其实才是最有情感倾向的吧?因为人都是利己的,在指责别人自私的同时,何尝不是自己自私的体现呢,毕竟说到底本质就是希望别人不要倾向亲朋好友,而是倾向自己。

    倾向别人,不公正!

    倾向自己,公正!

    况且这本来就不是什么以权谋私的行为,也远远扯不到这种性质上去,因为梦想夏乡公司在外界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公共福利、政府机构之类的定位,甚至根本没有上市。

    既不需要对什么人负责,也不需要给公众什么交代,各国政府也没有办法干涉什么,所以哪来的什么以权谋私?难道说自己的东西自己还无权处置了,那样子才真的是搞笑

    “咦?是这样吗?”

    比企谷八幡很是惊愕的看着雪之下雪乃,他还真的不知道最近一跃成为全球新闻热点,基本上已经铁定要成为新的世界级巨头的那家企业,居然是对方的姐姐负责的。

    “没错,而且阳乃小姐等会儿应该也会过来,不过可能要到晚上了。你们可以和她说一下,我记得下一批的名额应该是三十万的样子,就在约莫半个月后发售”

    夏冉思索了一下,确定的点点头。

    比企谷八幡的神色有些复杂,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他又不是真的蠢,多多少少的也能够猜得出来很多事情了,只能够有些勉强的笑笑:

    “慢着,我想要确定一下,内部优惠是怎么样的?该不会是兰博基尼2元优惠券,第二辆可用的那种吧?”

    他稍微有些纠结,因为不管怎么看都好,这个都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东西真的太贵太贵了啊,而且之后每个月就算是呼吸都要钱的那种,自己家庭怎么可能负担得起来?

    有心想要拒绝吧,偏偏又完全说不出口,因为别人是抢都抢不到名额,而自己目前却有机会帮自己的家人,帮父母或者妹妹都获得这样的机会

    思维加速,等于有了更多的时间,不管是学习、工作还是别的什么,比企谷八幡完全没有办法果断的拒绝这个机会。但要是就这样子理所当然的接受下来,他又觉得自己做不到。

    “怎么可能会是2元优惠卷呢,至少也得是5元的那种程度啦”

    夏冉笑眯眯的说道,也看出了对方的纠结。

    “实在不行,就打工还债就是了,以比企谷同学你的家庭人口来计算,四份豪华版加起来债务也不算太多啊”

    “那已经是一亿五千万円的债务了,这还不算太多?”比企谷八幡的嘴唇都在哆嗦,计算了一下四份豪华版加起来的总额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是怎么才能够轻飘飘的说出这种话来的啊!”

    “乐观一些估计,你不吃不喝攒到四十岁之前就可以还清债务了呢”夏冉眨了眨眼睛,“当然了,你要是正好被哪家的大小姐看中,去当了她的管家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我又不是人形高达,也不姓绫崎”

    “反正听我一句劝,先抓住机会再说”夏冉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到这句台词,比企谷八幡的脸色都绿了:“所以你是打算让游戏之后变成一个死亡游戏,逼迫玩家以完全攻略为目标,是男人就上一百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