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叙事诗

第二百一十二章 幻想乡缘起
热门推荐 介绍页面 小说目录

    “主要是现在时代不同了而已,而且既然你是在释放善意,那么她们自然也会同样释放善意”

    夏冉淡定而且平静的说道,妖怪也好,鬼也好,也不是说真的就是神经病,有着完全不可理喻的疯魔,自然都是能够交流的,不过真要说她们软弱可欺的话,也不至于。

    谁不是在动辄千百年之前的古代走过来的呢,就算是这样的资历都还算是浅资历了,只能够说比红魔馆的两只小蝙蝠要好一些,那两个斯卡雷特家的小吸血鬼,的确是才都五百岁的样子。

    所以才会表现得非常任性和孩子气,因为性格和外表一样,也符合她们的年龄。

    “我印象之中的非人可不是这样的啊,可能是故事听多了吧,像是那些杀人取乐的恶鬼,无恶不作,以妇女和儿童为食粮,会把她们的血肉啃食掉的才是我一开始下意识认为的”

    雪之下阳乃叹了口气,她一开始接受了事实之后,之所以还是如此抗拒自己妹妹的想法,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下意识的觉得幻想乡说得好听,就是什么非人的乐园,实际上是妖鬼的巢穴罢了,在其中生活着的虽然不是洪水猛兽,却要比洪水猛兽可怕千倍百倍,是人类最深层次的恐惧具象。

    不过现在,阳乃小姐却早就推翻了一开始的那些固有印象了,首先是逐步和那几位月之公主的接触,然后慢慢加深了解,最后到了现在这样,她发现那几位公主殿下的说法居然一点儿都不是美化

    而是实打实的诚实说法,这就是一个节操乡罢了,不管是妖怪还是神明,不管是在传说里面声名显赫的存在,还是隐于历史背后的幕后黑手,现在都已经

    咳咳,懂的都懂,就是画风相当奇怪就是了。

    不过尽管觉得很有违和感,阳乃小姐自然还是非常明智的,这种画风才好啊,真要是那种百鬼夜行,群魔乱舞,妖鬼们肆无忌惮迫害人类的“正经”画风,那才真的是一个灾难。

    “你说的那些也不是没有,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夏冉思索了一下,慢吞吞的说道,“桀骜不驯,丧心病狂,不可理喻的那些,现在估计还在月海之中埋着吧,或者尸骨都已经被分解了也说不准”

    “月海?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像没有听说过”

    雪之下阳乃奇怪地问了一句,同时优雅的将最后一勺冰淇淋送进口中。

    “就是月球月面上比较低洼的平原,用肉眼遥望月球有些黑暗色斑块,这些大面积的阴暗区就叫做月海”夏冉一本正经的科普着。

    幻想乡是妖怪贤者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建立起来的,那么那些不是太乐意配合,甚至剧烈反对幻想乡的建立,身体力行的从中阻挠的呢?

    为了顺利推行计划,八云紫自然要将它们集中起来,用一个假计划欺骗它们,顺应着它们嗜血、好战、疯狂的性格和心理,轻轻松松的就将它们都骗去进攻月球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大家都不是一路人,那么就只能够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奈何桥了。

    以后大家互不相干,从此就是陌路人。

    “原来如此”雪之下阳乃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同时向着夏冉伸出手来。

    “”

    “”

    “冰淇淋吃多了不好”夏冉挑了挑眉毛,看向旁边,直接拿过一块西瓜塞到了她的手中。

    “这不是一个充满奇迹与魔法的世界吗?总不至于连这些小小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吧,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阳乃小姐笑吟吟的说道。

    “这句话真不吉利,不过你是黑发应该没问题”夏冉叹了口气。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和黑发有什么关系不过小雪乃别瞪姐姐啊,姐姐可是忙了一天才回来,还是在帮你们打工来着的”

    阳乃小姐感觉到了某种低沉气压的波动,转头看去,果然发现自己的妹妹正不高兴的盘起双手,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自己。

    不过她完全没有在意,毕竟既然喜欢经常捉弄挑逗自己的妹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呢,这本来就是她故意的,自然不会被轻易吓住,只是用阳光的笑容就应付了过去。

    “适可而止一点吧,姐姐。”

    雪之下像是头痛似地轻轻按住额头,最终轻叹一口气,接着用平常那副有些冰冷的表情看向夏冉。

    危机感。

    相当程度的危机感,而且还是来自自己姐姐的,尤其是看到了自己姐姐的能力和表现之后,少女更是感到一阵冲击。真的是后来居上,明明姐姐比她晚很多接触到神秘侧的事情。

    然而却迅速的已经将三观调整到位,并且连带着心态都转变了过来,轻轻松松的就已经初步融入了圈子之中,仿佛她才是早早就知道了真相,接受了事实,并且适应了环境的那个人。

    而雪之下雪乃自己反而是最近才开始接触的纯新手

    “好了,不开玩笑了,有件事需要和你们说一下”雪之下阳乃看了一眼已经黑下去的天色,还有在四周亮起的灯光烛火,夜宴似乎准备继续进行下去。

    “总是会有这样的东西的,别指望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是人,不过这方面的问题我也已经帮你准备好对策了。”夏冉了然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她的困难。

    “关于最近有些人的试探,感觉越来越过分了,明面上不敢有什么东西,但是暗地里却开始”阳乃小姐皱着眉头,说起了她在新工作上遇到的事情。

    话语突然戛然而止,她狐疑的盯着少年:“怎么感觉我还没有开始说,你就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是错觉吗?”

    “是错觉,可能是你的灵视太高了”

    “”

    “”

    “好了,认真的话先放到一边去,我也不是没有关注你那边的情况,当然知道阳乃小姐你最近遇到什么问题。”夏冉轻咳一声,解释说道。

    对方只要说起正事的话,当然就只会是这么一件事了。

    “不应该是开玩笑的话放在一边吗?”雪之下阳乃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她遇到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些来自各国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带来的困扰,说白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毕竟阳光底下从来就没有新鲜事来着的。

    炙手可热,风光无限,背后自然也会有着巨大的阻力,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针对,这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是夏冉给梦想夏乡公司的背景营造出了相当程度的底蕴,就连各国政府都妥协让步,但总有人是见小利而亡命的。

    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他们立刻就会非常大胆而且疯狂起来。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敢把绞死自己的绳子卖出去,能够有多疯狂就不用说了。

    再加上划时代的黑科技,庞大的前景和巨大的全球市场,可以预见的是箱庭游戏将会很快成为碾压当前世界所有巨头的巨头,而且这么大的市场你除了和各国政府交换之外,就准备一个人要吃下去,真不怕噎死?

    红了眼的狼群疯狂的想要抢下一块肉,它们觉得那应该有它们一份。

    要是真的就这样子顺顺利利,所有大鳄都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堪比另一个互联网的巨大市场被人占据拿走,什么都不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才是值得怀疑的吧?

    反正在利益面前,美国总统都会被枪杀,雪之下阳乃这个唯一出现在明面上的话事人自然也不例外,有人准备对她动手了。因为明面上做不了什么,就只能够在暗地里用一些伎俩了。

    既可以试探公司背后到底有多少斤两,面对自己放在明面上的高层不断出现意外,到底会用怎么样的态度来应对,也能够有效的施加压力,迫使对方最终乖乖的分出大量利润份额来。

    就算是这家公司再怎么不识好歹,再怎么强硬,但只要接连遭到狙击打压,最终也必然会心力交瘁,屈服于现实压力的毕竟谁叫它一点儿都不懂事呢?

    要是在其他方面放开一些口子,大家其乐融融一起进场,互相瓜分这份利益,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也不用逼到大家用出这样的手段来

    雪之下阳乃也是听说了一些传闻,虽然她相当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也不敢真的太过松懈,还是来说一声比较好。

    要说有多大压力吧,那倒也没有,尤其在说出来之后,并且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更是一下子完全放松了下来,只是饶有兴致的问道:

    “那你准备了什么?”

    “我拜托了值得信赖的朋友帮忙关注你”夏冉眨了眨眼睛,在阳乃小姐露出不满表情之前,又像是变魔术一般的举起手来,一副卡牌在他手上如花般展开:“还有抽卡吧。”

    “什么?”

    阳乃小姐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她就收敛思绪,若有所思的在昏暗的光线下打量着对方手中的卡牌。

    当然不是扑克牌,对方也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看上去每一张牌似乎都是金属质地的,带着黄铜一般的色泽,背面都刻画着一个个奇怪的人物塑像。

    双手举剑的骑士,倒提长枪的枪兵,拉弓射箭的弓箭手

    “这是我在放暑假之后,抽空制作的职阶卡,分为七个职阶,每个职阶有不同的优势,限定展开之后就可以如同盔甲装备穿戴一般,将里面的力量覆盖在使用者身上。”

    夏冉没有买什么关子,直接就解释了起来。

    “品质上分为铜卡,银卡,金卡三个档次,从能力数值到宝具等级逐级上升,这些都是铜卡,应该会比较适合你使用。”

    职阶卡是平行世界的爱因兹华斯家,制作的用于进行圣杯战争的礼装,没有使用从者本身,而是拥有从者力量的卡片,交给自己手下的人偶互相竞争,完成圣杯战争的流程。

    不过那些魔术师都能够做到的事情,夏冉当然没有理由做不到。

    尽管在现实世界没有办法让职阶卡与英灵之座上的从者之力连接,但是他就连自身的法术技能都能够当作装备一样,给别人穿戴上,自然有太多方式迂回达成目的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职阶卡里的并非真正的从者之力,而是基于他构造出来的架空从者的英灵卡模板。

    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情报正确,缺少的就是能量的问题。

    “为什么是铜卡?”

    阳乃小姐仍然不太满意,就算是不给自己SSR,至少也得来一张SR吧,保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铜卡才适合你啊,从者的力量本来就超越人类,可是也是一把双刃剑,要是你的身体太过纤弱,本身也没有什么特殊力量,太过容易反过来伤到自己了”

    夏冉诚实的解释为什么对方抽不到SSR的原因。

    可以说这是他的召唤物,根据品质等级,职阶卡从能力数值到宝具等级逐级上升,金卡甚至能够重现曾经的阿尔托莉雅那种级别的华丽数据。

    不过消耗方面也理所当然的更为庞大,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嗯,绝对不是因为金卡制作会比较麻烦,所以卡池里数量稀少,要控制概率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